专注周黄三十年

杀手没有假期3

  叶修领着唐柔就遛弯来了。

  来到凶案现场,除了死了人的那块围起来,其他也都恢复原样了。

  “现场都破坏的差不多了。”唐柔一来到现场就说道。

  叶修点点头,一大早的就发现了尸体,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的,就算有价值留下来的也被磨蹭光了。

  叶修就是靠着树抽烟,看着唐柔一圈一圈地观察着,很耐心,是棵好苗子。

  “哎,老大!”

  叶修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有着一撮马尾的夹克衫汉纸。

  “包子,这边!”叶修招招手,跟招他们家旺财差不多手势。

  旺财,哦,不,包子喜滋滋的过来了。

  “老大,你比我还快啊。”

  “我车,是快。”

  “老大,你找我来做啥来着。”

  “包子你……”叶修有时候对这个半路捡到的奇葩十分无语。人聪明反应快,就是十分不着调。不看着一会,能把证据扔天上去。

  包子很期待的看着叶修,摸摸脑袋:“接到老大的电话十分激动来着,一时给忘了!”

  唐柔也过来了:“这位是?”

  包子很开心的伸出手:“我叫包荣兴,你也可以叫我包子,我喜欢吃包子,肉包子、素包子、小笼包子等等,我的星座是……”

  叶修扶额。

  唐柔倒是很大方的把手伸出去,握了一下手,很迅速的打断了包子的自我介绍:“我叫唐柔。”

  “你一定是天蝎座的。”包子加了一句。

  

  把唐柔跟包子安排在一块儿一起去找围观群众套资料去。

 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。

  这是叶修的盘算。

  然后叶修就很潇洒的开着公车去兜风了。

  他是被发配来的,要是太勤劳,可就对不起那些背后下黑手的同志了。

  一手靠在方向盘上,一手拿着烟,叶修围着湖绕圈圈,给了人工湖周围压马路的情侣一脸黑烟。

  人工湖周围人挺多的,虽然不至于一圈两圈三圈的围着,但有人周围十米以内都没有人,就实在是太醒目了。

  这么醒目的人,叶修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韩文清。

  做杀手都做得这么霸气侧漏。

  叶修踩了刹车,停在了韩文清的身后:“老韩——”

  韩文清转过身来,驾着副太阳眼镜,比原来的黑社会还像黑社会,怪不得周围都没人敢靠近了。

  “老韩,来做买卖啊!”

  韩文清打开车门,坐在叶修旁边,抢过叶修的香烟,扔到车窗外:“少抽点。”

  “注意素质啊,”叶修痛心疾首,“买卖成了?”

  “不是。”韩文清摇摇头,“我是来度假的。”

  “度假?”叶修非常震惊,跟见了鬼一样,“你是不是韩文清啊?”

  身为杀手界的楷模的韩文清,从不休假的韩文清,居然还会度假!

  “霸图要倒闭了吗?”

  韩文清鄙视他:“度假很正常。当然跟你这种发配来的人是不好比的。”

  “你干嘛挑第十区?”

  “听说你调到这里了,所以特地来看看。”

  “切。直接说你想我了呗。”叶修调戏回去。

  韩文清很淡定的说:“恩,是想你了。”

  叶修哑了。

  “他们怎么说你就怎么做,为什么不反击回去?”

  “反正都不开心,不如就随缘吧。这里很不错啊,至少事情不多。啊,除了今早上那单凶杀案。”

 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:“那个案子找过我。”

  叶修:“杀手界的楷模,你的职业道德呢?”

  韩文清白了他一眼:“不听拉倒。”

  叶修使劲讨好:“要的要的。韩老大请继续。”

  “我没接。”

  又是一阵沉默。

  叶修:“没了?”

  “我在等你问我。”韩文清嘴角难得有丝笑意。

  叶修抽了抽,几年没见,韩文清变化挺大啊。

  “怎么没接啊?你不是不挑食嘛。”

  “新杰的意见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他说信息不全。”

  他知道张新杰是个有点毛病的人,但是没想到接任务的毛病这么怪。

  “除了时间地点之外,一概没有。”

  “连名字都没有?”

  韩文清摇了摇头:“任务的要求是杀一个今天凌晨三点三刻出现在路口的人。”

  “就这样?”

  “所以新杰不同意。”

  “所以你们也不知道死的那个人是谁?”

  韩文清点点头。

  “主顾是谁?”

  韩文清摇摇头:“到此为止。”  

  叶修有数,韩文清肯跟他们讲这么多已经很没有职业道德了,虽然他总觉得韩文清的出发点是看热闹。

  “其实你是来看热闹的吧。”

  “我真是来度假的。”

  

  “你这个假度的倒是真·波澜壮阔啊。”叶修喘着粗气,看着不远处燃烧着的警车,他似乎都能看到陈果指着他的鼻子骂浪费公物。

  “我真的是来度假的。”韩文清重复了一遍,一边说着一边给手枪上膛。

  “后面还带着一串羊肉串吗?”叶修一面躲着飞射而来的子弹,一面埋怨韩文清。

  “你确定不是来找你的吗?”韩文清瞄准目标,一枪命中。

  

  叶修帮韩文清包扎伤口,韩文清只是冷着脸,咬着牙,一声不吭。

  “哟,硬汉同志,痛不?叫两声来听下。”叶修最后狠狠的紧了紧绷带,听着韩文清喉咙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声音,然后喜滋滋的打了个蝴蝶结。

  “喊两声就不痛了吗?”韩文清觉得满脑袋都是汗,都多少年了,没受过伤,没想到一遇到叶修就是血光之灾。来之前还特意约王杰希喝了酒,没想到魔法师不挡煞,“帮你包扎一下。”

  叶修缩了缩:“不要。我下手太重。”

  韩文清难得朝天翻了个白眼:“我对你重过!”恶狠狠地把叶修拽到身边,给他包扎。

  这事情一个人也能干,两个人互相包扎么仔细点。

  叶修靠在墙上,看着很认真帮他清洗伤口的韩文清说道:“我发现,每次看到你都没好事情。”

  “彼此彼此。”韩文清是个厚道人,虽然长得一脸凶相。至少没趁火打结。

  “好了?”叶修看着韩文清打了个结,“不会掉吧。”

  韩文清脸一沉:“要不给你重新绑一下,围个十圈八圈的?”

  “哪还能再麻烦您那。”叶修嘿嘿一笑。

  “我说……”

  “你说……”沉默了一阵,两个人倒是一齐开口。

  韩文清扫了一眼叶修,示意他先讲。

  叶修咳嗽了一声,开始了开场白:“我们有一年多没见了吧。你这一来就送了这么大一个礼,我真是太感谢了您了啊。”

  韩文清十分受得起:“不客气,应该的。”他也吃了一枪,半斤对八两。

  两个人倒是认识了十多年,不过一个是兵一个是贼的认识法子。

  两个人照过面,动过刀子,互相指着打枪,也一起喝过酒、聊着天。不过像今天这样并肩作战倒是真真的头一回。

  不过两个人实在太熟悉了,合作起来倒也不生疏。

  叶修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,韩文清听着直皱眉,没一句实话。

  叶修叹气道:“老韩啊,你刚才要讲什么来着?”

  “你的人打算什么时候来救我们。”韩文清言简意赅的回复道,

  眼前两个人还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破树林里,虽然敌人一时半会也找不到,但是他也不想一出去就被扫射成蜂窝啊。

  叶修挠挠头:“快了快了。”

  快个毛。

  韩文清看着来人脸更黑了。

  是嘉世的人,叶修的老战友。

  “哟,叶警官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笑的分外趾高气扬的是嘉世的刘皓。

  被叶修压了十余年,叶修走了,却也没能夺位成功。

  叶修对于刘皓的挑衅实在是太熟悉了,熟悉的都麻木了:“走过来的,吃完早饭午饭晚饭,过来遛弯。”

  “好兴致啊。”刘皓还是很客气的笑着。

  嘉世是叶修的原单位,离第十区差的不远。

  也许是听到了枪声,过来看看。

  也许也是早饭午饭晚饭吃太撑了,出来遛弯。

  “这一位是?”刘皓撇过一旁的叶修,直接朝着韩文清走去。

  韩文清十分不爽的瞪了他一眼,也不开口。

  “很眼熟啊。”刘皓倒是怵了一下,转身去捏软柿子。

  叶修打了个哈哈:“那是啊,在你眼皮子底下来来去去也好几年了。

  既然叶修跟韩文清打了十余年,刘皓也是,不过就是个在后面的跟班,都没正面交手过。

  刘皓估计内心恨极了这个煞星,也万分感谢这个煞星。

  要不是十多年叶修都没能把他捉拿归案,那轮得到他做手脚把叶修赶出了嘉世啊。

  “哦。”似乎是有所领悟的点点头,眼神却是暧昧了几分。

  刘皓还打算细细盘问他们两,却被赶过来的陈果他们给打断了。

  “你不是在查案么,怎么搞到在森林里迷路了啊!”陈果绷着脸,怒气冲冲的说道,顺便把刘皓给挤到了一边。

  “是啊。”叶修死命的点点头,正打算说点什么,又被陈果打断了。

  “回头赶紧给我写份报告。真实的。又浪费公务啊。”陈果嘟嘟囔囔的,一转身看到了冷落一旁的刘晗他们。

  陈果不算热情的打了个招呼,就拖着叶修往外走。

  “别啊,还有一个呢?”叶修指指韩文清。

  陈果停下来:“这是嫌疑人?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叶修都要笑趴在地上了,就看到韩文清的脸色又黑上了几分,“不,他是被害人。”

  陈果怀疑的看了几眼,挥挥手:“那赶紧一起回去录口供。”

  一行人完全无视一旁的刘皓,自顾自的出去了。

  只留下一肚子气的刘皓。

评论(3)
热度(18)

© 言语之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